双倾记 -- 原创小说更新

双倾记小说更新。
小说简介
我承认,我长得不如青梅好看,也不如她体贴善解人意,在她身边我总会被忽略,我一度嫉妒她,可是那又怎样,她还是会陪我度过生命里的欢乐和不如意。我承认,他光芒万丈,我黯淡无光,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又怎样,我喜欢他就喜欢了,死皮耐脸地喜欢了。我爱他,就算没有结局又怎么样。

双倾记 第五章 新生活

双倾记 第五章 新生活

希望大家关注我,支持我,谢谢!

http://www.hxtk.com/html/53/53338/1384259.shtml


虽说我们不在一块,但青梅总是偷偷抽时间来看我,听说她很是得六小姐欢心,她时常将六小姐送她的东西送给我,偶尔我会收下一些喜欢的。

厨房的工作不轻松,但也还不算太累。虽说厨房规定严格,但毕竟是厨房的人,吃的还不错,所以尽管天天干活,我不瘦反胖。因为刚到陌生地方,难免不自在,便很少说话,只是谨慎干活,这倒讨得了厨房大师傅刘厨娘的喜欢。

然而,人多的地方祸事也多,这是不灭的定律。丫鬟们都是八人住一间房,邻铺的黄丽阳是个话唠,没完没了地大声宣告着她的大事小事,若是大家心情好就罢了,若不好,总免不了一场口舌之争。若是不说话,她便唱歌,有时唱的还行,有时总跑调,让人忍无可忍。当然,让我不得不怀疑,她一旦闭嘴,是否便不可说话了,所以竭力不停嘴。还好,隔段时间,她又变得很安静,文雅温良,待人恭敬谦让。

我来的时候,正逢她安静期。 我们住在紫鸢间,每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没人有时间搭理我,是她带我熟悉秋府的大概地形和人际关系。

秋府的老爷秋孟甫是当今天子的拜把兄弟,亦是永靖王,他有六房妻妾,大夫人刘氏为其诞下长子秋闻恒时难产而死。二夫人梅氏为其诞下一男一女,二公子秋闻笛和三小姐秋闻琴,几年前也因病去世。三夫人年氏无所出,但因为是当今恭妃的亲妹,所以很受尊宠。四夫人汪氏本是青楼女子,因永靖王的一夜风流,为其产下第四子秋闻琮后也被迎入秋府,五夫人是前任丞相之女李氏,产下两女,一女还未取名,便夭折了,另一女便是张碧灵和青梅服侍的六小姐秋闻语。六夫人苏氏刚进门不久,听闻很受永靖王宠爱,但却只有十九岁。

黄明丽虽说脾气有时莫名难测,但对我还是挺好的,我们便很快成为朋友。青梅送我的手帕、簪子等,我也会送她一些,她喜欢得不得了。

平静的日子如水般流过,但却发生了一件很令我惊讶的事。张碧灵竟然打碎了六小姐最爱的琉璃盏,被打了一顿后撵了出来,然后被分配到了厨房,正好紫鸢间一位姐姐被调走,她便搬了进来。休息三天后,伤还没好,却不得不干活,我看她可怜,不免暗中对她有些照看,她发觉后,对我苍白感激一笑。

一次给六夫人送食回来,遇到蓝水,他把我拉到一边,对我一做揖,诚恳的说:“麻烦姑娘多照看张姑娘。”我当时被弄得一愣,习惯性地点点头。他便迅速离去了。我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张碧灵,可他们有什么关系吗?难道他喜欢她?然后又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关我什么事?闲事莫管,也管不了。”


(ps: 十三谨说,希望大家喜欢)


双倾记 第五章 新生活

希望大家关注我,支持我,谢谢!

http://www.hxtk.com/html/53/53338/1384259.shtml


双倾记 第一章 她才叫青梅

猛戳这里支持我 http://t.uc.cn/1bzEJ

   他本不叫竹马,他姓马名竹。我曾问他,为何取这么“风趣诗意”的名字。他说,谁让他家在一片竹林旁边。

在我那个善解人意、温婉大度、体贴漂亮、美丽聪慧的姐姐来之前,伙伴们都叫我青梅。因为青梅竹马是一对,而我,总跟在竹马哥哥的身边,自然该叫青梅了。

有“之前”,便有“之后”。之后,她来了,爹娘说的我该叫作姐姐的那个人来了,那个叫青梅的漂亮姑娘来了,伙伴们似乎才记起来,我原来是叫青兰的。但我喜欢他们叫我青梅,我喜欢和竹马哥哥在一起,这喜欢,从我记事便有,早得我还不知道喜欢的意思,是和我的生命一样早的存在。

但是,在他们不再叫我青梅时,我也不再叫他竹马哥哥,我开始生硬的叫他:马竹。

我一直记得,那个下雪的早上,我不满地被娘从被子里拎出来,满肚子的火气无处可发泄。爹指着他手边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姑娘,全然不顾我的怒气,对我欢喜道:“来,青兰,叫姐姐。”我瞪着那个“姐姐”,心想,原来是她让我不能睡觉。她被我瞪得满面笑容渐渐生硬,有些怯生生的叫我:“青兰妹妹,我叫青梅。”娘看我只瞪着她,狠狠扭我一把,我吃痛的“啊”了一生,心里恨极了这个姐姐,但屈服于娘的淫威,扯了一个笑,喊到:“姐姐好。”他们三个立即绽开了笑容。

在爹娘的授意下,我不情愿地带青梅入了我的交际圈。在打雪仗时,我暗中指使我的几个“手下”集中火力于青梅,每次她穿的漂漂亮亮的出门,回家时都狼狈不堪,我有些得意,心想,看回家娘怎么骂你。但回家后,娘并没有骂她,只是催促着她赶快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免得着凉。我的心顿时又不平了,如果是我,娘定要骂我的。

虽说她来之前,我也是常挨骂挨打的,但因为是独女,一家人对我宠爱备至,可她来了,什么都突然变了,无论亲戚还是邻居,都时常羡慕地对我娘说:“我说云娘啊,你可真走运,有青梅这么个俊俏可人的闺女,人长得如此秀气不说,那女红厨艺样样不差,性子温婉体贴,以后啊,哪家的小伙子有这福分娶了她?”娘自然是客气的说:“哪有你说得那么好,不过家里的家务,她倒是给我分担不少,不像那青兰,像个疯小子。”

虽然我不满,却也不得不承认青梅的漂亮和厉害。我从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起床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总能讨得父母欢心。她来了,我最高兴的事情便是,终于不用洗那么多的脏衣服了,尽管每次娘让我们一起去河边洗衣,可我在河里摸鱼,她在河边洗衣服,等她洗完了,我们便一起回家。虽然我讨厌她,也暗里为难她,可她总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让我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碎了一只娘最爱的茶壶,顿时觉得天要塌了。娘果然大发雷霆,我知道肯定免不了一番皮肉之苦了,但青梅竟然说是她倒茶时不小心打碎了。娘第一次罚她,三天不许出门,而我躲过了一劫。从此,我不再为难她。

我记得青梅第一次挨打,也是因为我。在玩耍中,我让小豆子挂了彩,险些破相,小豆子的娘是出了名的泼妇,她领着小豆子找到我爹娘非要讨说法。青梅替我顶了罪,我娘赔了他们一笔钱,还当着他们的面打了青梅一顿,青梅一直咬着唇,没留一滴泪。那时候,我突然就有些喜欢她了,在大人背后也叫她姐姐。

但是有时候,我也会偶尔讨厌她。比如伙伴们说她和竹马哥哥是一对,比如娘拿她的长处比较我的短处,比如有些发育早的伙子拿着一些小玩意害羞地来找我,却是让我把它们转交给她时。

大多数时候,我还是有点喜欢她的。


猛戳这里支持我 http://t.uc.cn/1bzE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