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倾记 -- 原创小说更新

双倾记小说更新。
小说简介
我承认,我长得不如青梅好看,也不如她体贴善解人意,在她身边我总会被忽略,我一度嫉妒她,可是那又怎样,她还是会陪我度过生命里的欢乐和不如意。我承认,他光芒万丈,我黯淡无光,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又怎样,我喜欢他就喜欢了,死皮耐脸地喜欢了。我爱他,就算没有结局又怎么样。

双倾记 第五章 新生活

双倾记 第五章 新生活

希望大家关注我,支持我,谢谢!

http://www.hxtk.com/html/53/53338/1384259.shtml


虽说我们不在一块,但青梅总是偷偷抽时间来看我,听说她很是得六小姐欢心,她时常将六小姐送她的东西送给我,偶尔我会收下一些喜欢的。

厨房的工作不轻松,但也还不算太累。虽说厨房规定严格,但毕竟是厨房的人,吃的还不错,所以尽管天天干活,我不瘦反胖。因为刚到陌生地方,难免不自在,便很少说话,只是谨慎干活,这倒讨得了厨房大师傅刘厨娘的喜欢。

然而,人多的地方祸事也多,这是不灭的定律。丫鬟们都是八人住一间房,邻铺的黄丽阳是个话唠,没完没了地大声宣告着她的大事小事,若是大家心情好就罢了,若不好,总免不了一场口舌之争。若是不说话,她便唱歌,有时唱的还行,有时总跑调,让人忍无可忍。当然,让我不得不怀疑,她一旦闭嘴,是否便不可说话了,所以竭力不停嘴。还好,隔段时间,她又变得很安静,文雅温良,待人恭敬谦让。

我来的时候,正逢她安静期。 我们住在紫鸢间,每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没人有时间搭理我,是她带我熟悉秋府的大概地形和人际关系。

秋府的老爷秋孟甫是当今天子的拜把兄弟,亦是永靖王,他有六房妻妾,大夫人刘氏为其诞下长子秋闻恒时难产而死。二夫人梅氏为其诞下一男一女,二公子秋闻笛和三小姐秋闻琴,几年前也因病去世。三夫人年氏无所出,但因为是当今恭妃的亲妹,所以很受尊宠。四夫人汪氏本是青楼女子,因永靖王的一夜风流,为其产下第四子秋闻琮后也被迎入秋府,五夫人是前任丞相之女李氏,产下两女,一女还未取名,便夭折了,另一女便是张碧灵和青梅服侍的六小姐秋闻语。六夫人苏氏刚进门不久,听闻很受永靖王宠爱,但却只有十九岁。

黄明丽虽说脾气有时莫名难测,但对我还是挺好的,我们便很快成为朋友。青梅送我的手帕、簪子等,我也会送她一些,她喜欢得不得了。

平静的日子如水般流过,但却发生了一件很令我惊讶的事。张碧灵竟然打碎了六小姐最爱的琉璃盏,被打了一顿后撵了出来,然后被分配到了厨房,正好紫鸢间一位姐姐被调走,她便搬了进来。休息三天后,伤还没好,却不得不干活,我看她可怜,不免暗中对她有些照看,她发觉后,对我苍白感激一笑。

一次给六夫人送食回来,遇到蓝水,他把我拉到一边,对我一做揖,诚恳的说:“麻烦姑娘多照看张姑娘。”我当时被弄得一愣,习惯性地点点头。他便迅速离去了。我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张碧灵,可他们有什么关系吗?难道他喜欢她?然后又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关我什么事?闲事莫管,也管不了。”


(ps: 十三谨说,希望大家喜欢)


双倾记 第五章 新生活

希望大家关注我,支持我,谢谢!

http://www.hxtk.com/html/53/53338/1384259.shtml


双倾记 第四章 秋府

双倾记 第四章 秋府


多谢各位的阅读啊,新手,大家帮帮忙,点击这里支持我  http://www.hxtk.com/html/53/53338/1384255.shtml


当夜,我们便被王四娘安置在一间破旧狭窄的小黑房中,虽然破烂,却比在破庙里好多了。除了我们,还有几个年龄相差不大的男孩女孩。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被塞进一辆马车中,每天只有份量很少的干粮,根本就不够吃,特别是其中一个胖子,吃得特快,然后眼巴巴地望着我们手里的干粮。青梅看他可怜,偶尔把自己的分他一点,我虽然不高兴,但没做善事就算了,也不能阻止别人做善事吧,所以也会分一些给青梅。就这样,我们认识了自离家后的第一个朋友。

他叫于良,今年十五,祖上留下一笔财产,家境还不错,但再大的产业也经不起坐吃山空,自他娘亲因病离去后,二夫人便对他很苛刻,父亲也不闻不问。后来二夫人背着父亲将他卖了,然后谎报说在街上人太多挤丢了,父亲也只是找了几天便没了下文,这些还是听人贩子说的,那个人贩子又将他倒卖给王四娘了。

马车上还有一个很秀气娇弱的小姑娘,一直不怎么说话,虽说我也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但偶尔还插几句,但她几乎没开过口,让我一度怀疑她是哑巴。那车颠簸,一次浑身脏兮兮的齐香不小心趴到她怀里去了,她立马尖声怒道:“滚开!”让我惊讶极了,她声音怎么还能这么大,不是吃不饱吗?

那个齐香,倒是很活泼的一个男孩,今天十二,据他自己道,家里务农,天灾人祸,收成不好,家里还有大哥小弟,负担太大,逼不得已,他被家里卖了,总比饿死好。我真的很好奇的想问问他,为什么他叫齐香身上那么臭?

其中还有一个眉目清丽的小少年,名叫蓝水,十五岁,话不多,温和有礼而淡漠,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深沉。至于其他的就不得而知了。

十几天后,我们被送到一座大宅子前,门前伫立着两座大石狮,大门上方的朱色大扁上赫然大写着:秋府。

我们随着王四娘被两位衣着明丽的年轻姐姐从侧门领进,我、青梅、齐香和于良都好奇四处张望,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只有那个不爱说话的姑娘和蓝水一直很淡定。王四娘将我们交给一位很漂亮又有威严的姑娘后,拿着钱,便高兴而去。那漂亮厉害的姐姐让我们各自报了姓名年龄,便开始了一翻训话。这我才知道那个不爱说话的姑娘叫张碧灵,和青梅同年,长我一岁。然后是一翻梳洗修整。

第二天清晨,漂亮厉害姐姐来安排我们的去处,青梅和碧灵因长的漂亮,被安排去服侍六小姐,蓝水气质佳长得帅成为四公子的陪读,于良和齐香,命运不济,留在杂役房,我进了厨房工作。当时听没和青梅在一起很不高兴,一听进了厨房我便乐呵了。


双倾记 第四章 秋府


多谢各位的阅读啊,新手,大家帮帮忙,点击这里支持我  http://www.hxtk.com/html/53/53338/1384255.shtml


双倾记 第三章 第一笔生意

双倾记 第三章 第一笔生意

http://www.hxtk.com/html/53/53338/1384250.shtml

夏雨过后,小蘑菇们都冒了出来,我可是盼了好久。我和青梅得了娘的允许,跑到很远的松林里捡蘑菇,回来时竟然碰到邻村的村花,王地主的女儿王媛媛。每次碰到她,我们不打一架也要吵一架,这次不例外的又打了一架,还格外的厉害,我的脸上留下了爪印,青梅的衣服撕破了,我们的蘑菇也坏了不少,尽管她们仗着人多,可王媛媛一点也不比我伤的轻,精心梳好的发髻乱糟糟的,脸上也留下了我的爪印,泪落个不停,鞋也丢了一只,我看着她的惨样,瞬间很爽,完全忘记了自己也受了伤。

回家路上,我越走越慢,这才想起,回家定免不了一场挨打。青梅也知道我的心思,随我在路上慢吞吞的龟速前进。

到了村口,太阳正卡在两山之间。我们不得不加快速度,若是回家太晚,这罚也是要加重的。

可是,这次打架回来,我唯一一次没有受罚。

进了村,忐忑不安的我们发现了暮色中的那一片闪烁不定的光亮和袅袅升起的黑烟,这烟,不是我们常见的炊烟。我和青梅急切的向家奔跑,路上,竟看到了带血的尸体,恐惧瞬间将我们笼罩,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手心的汗粘乎乎的,我们都没有发觉,只是更急切地往家跑。

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即将成为废墟的一片火海。因为没有看到爹娘,我们都只愿意相信他们如我们一般,幸运地躲开了这场灾难。我们躲在那个山洞中,偶尔出来找着野果、草根、竹笋等吃的,我们不想出来,怕看到那些尸体。每天都在恐惧中,特别是青梅,一闭眼便会做噩梦,不知何时还发起烧,不得已,我背着她离开了村子,还带着我存了三年藏在洞中的私房钱。

来到城里,首先找到医庐给青梅看病,第三天,我的钱不够,那位大夫便怎么也不愿看病,说不能坏了规矩,医庐不是慈善堂。我憋了很久的眼泪一下子就爆发了,我抓着那大夫的袖角,不肯放开,眼泪鼻涕横流,那大夫嫌恶地扯着衣袖。旁边一位先生走过来,对我说:“小姑娘,让我来看看吧。”又转头对抓药的小生说:“她的药钱从我的薪金里扣吧,这丫头也着实可怜。”我冰冷的心渐觉温暖,这世上还是有好人在的。

青梅的病渐好,我们一直住在城西一间破庙里,这里还有一些白天出去讨饭、晚上回来歇脚的乞丐。不得不很无奈地承认,我和青梅也加入了这一个庞大的集体。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天大地大,填饱肚子最大,脸皮越来越厚,也就不在乎了。青梅则一直蹲在我旁边,低着头,偶尔抬头看一眼路过的人。无奈向来是乞丐多,施舍者少,我的肚子饿得早就不叫了,青梅也无力地坐在地上。

突然一大锭银子出现在我们面前,我睁大眼睛看着无比亲切的银锭子,青梅也抬起头呆呆地望着它。一个打扮得很漂亮也很俗气的中年女子蹲在我们面前,问:“孩子,饿得真可怜哪,想不想去吃香得流油的鸡鸭鱼肉?想不想要这银子?”我呆呆点头。那女子笑容满面地说:“你们跟我走,这顶银子就是你们的了。”青梅犹豫地看着我:“妹妹······”我完全无视青梅的犹豫,指着不远处的包子摊:“我还要包子。”那女子笑得更灿烂了:“好好好,你要吃多少都有。”

就这样,我做了人生中的第一笔生意:一两银子加一堆包子,我就把自己和青梅卖了。

十三槿说:

传说中的人生转折点

双倾记 第三章 第一笔生意

http://www.hxtk.com/html/53/53338/1384250.shtml


双倾记 第二章 受伤的大侠

双倾记 第二章 受伤的大侠

猛戳这里支持我 http://t.uc.cn/1bzOc

那几天,我发现青梅每天都会偷偷跑出去,并且带着一些吃的,我以为,她一定是又碰上几只小猫小狗的,因为娘不喜欢猫啊狗啊的,所以她偶尔偷偷地带着吃的出去喂养它们。但以前的几次,她都会带上我的,这次为什么却要瞒着我呢?

在好奇心的驱动下,我偷偷的跟着她,来到我发现后介绍给她的那个隐蔽的宝洞。我趴在洞口草丛里,听到里面传来很轻的断断续续的说话声,顿时心里沸腾了,哈哈,她竟然在和人幽会。我偷偷摸摸的进去,试图吓他们一跳。但当我进了洞,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我挠挠头,怎么回事?正纳闷着,细细的、凉凉的东西突然贴在我颈上,身体不由一颤,青梅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抱着我,对我身后着急道:“卫大哥,她是我妹妹。”感觉到颈上的东西消失,我转过身,只看到一个斜靠在洞壁上的很高大的模糊身影。

晚上,青梅向我说了她遇见那个持剑侠客的经过,我听后呸呸称奇,果然与说书的老先生讲的一样,武功高强的侠客受小人暗算受伤,昏迷中遇到善良漂亮的姑娘相救,再以后定是侠客伤好后两人坠入爱河、无可自拔。

青梅笑我想象力太丰富了些,我承认,我是想多了点,我不知道他武功如何,看他有把剑就称他为大侠或侠客,但大家也该体谅一个青春少女仰慕英雄的心啦,谁让我活了十三年还没见过一个真正的侠客呢,眼前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还不让我想想!

在我强烈要求下,每次去看侠客时,青梅都带上我,可能是我的花痴表现得太明显,那大侠好像有点对我爱理不理的,对青梅却很温柔,我安慰自己:大侠嘛,都有点怪癖,青梅救了他,对她好也是应当的,可能是他看出来我对他的崇拜,故意那样,好保持神秘感和英雄感。不过,在那黑乎乎的洞里,我一直没看清他的样子,不过,按书里说的,怎么也该不差,不然对不起姑娘我的崇拜不是?

十几天后,大侠不辞而别了,我伤心了好些日子,又突然明白,来无影去无踪才是大侠的本性,这更说明了他是一位大侠了。

我们曾答应大侠不向任何人讲他的事,虽然我觉得看到侠客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可以让我在伙伴们中间光荣很久,但做人要讲诚信,我更不能对大侠失信吧,所以让我差点憋出内伤。


十三槿说: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种风格


双倾记 第二章 受伤的大侠

猛戳这里支持我 http://t.uc.cn/1bzOc


双倾记 第一章 她才叫青梅

猛戳这里支持我 http://t.uc.cn/1bzEJ

   他本不叫竹马,他姓马名竹。我曾问他,为何取这么“风趣诗意”的名字。他说,谁让他家在一片竹林旁边。

在我那个善解人意、温婉大度、体贴漂亮、美丽聪慧的姐姐来之前,伙伴们都叫我青梅。因为青梅竹马是一对,而我,总跟在竹马哥哥的身边,自然该叫青梅了。

有“之前”,便有“之后”。之后,她来了,爹娘说的我该叫作姐姐的那个人来了,那个叫青梅的漂亮姑娘来了,伙伴们似乎才记起来,我原来是叫青兰的。但我喜欢他们叫我青梅,我喜欢和竹马哥哥在一起,这喜欢,从我记事便有,早得我还不知道喜欢的意思,是和我的生命一样早的存在。

但是,在他们不再叫我青梅时,我也不再叫他竹马哥哥,我开始生硬的叫他:马竹。

我一直记得,那个下雪的早上,我不满地被娘从被子里拎出来,满肚子的火气无处可发泄。爹指着他手边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姑娘,全然不顾我的怒气,对我欢喜道:“来,青兰,叫姐姐。”我瞪着那个“姐姐”,心想,原来是她让我不能睡觉。她被我瞪得满面笑容渐渐生硬,有些怯生生的叫我:“青兰妹妹,我叫青梅。”娘看我只瞪着她,狠狠扭我一把,我吃痛的“啊”了一生,心里恨极了这个姐姐,但屈服于娘的淫威,扯了一个笑,喊到:“姐姐好。”他们三个立即绽开了笑容。

在爹娘的授意下,我不情愿地带青梅入了我的交际圈。在打雪仗时,我暗中指使我的几个“手下”集中火力于青梅,每次她穿的漂漂亮亮的出门,回家时都狼狈不堪,我有些得意,心想,看回家娘怎么骂你。但回家后,娘并没有骂她,只是催促着她赶快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免得着凉。我的心顿时又不平了,如果是我,娘定要骂我的。

虽说她来之前,我也是常挨骂挨打的,但因为是独女,一家人对我宠爱备至,可她来了,什么都突然变了,无论亲戚还是邻居,都时常羡慕地对我娘说:“我说云娘啊,你可真走运,有青梅这么个俊俏可人的闺女,人长得如此秀气不说,那女红厨艺样样不差,性子温婉体贴,以后啊,哪家的小伙子有这福分娶了她?”娘自然是客气的说:“哪有你说得那么好,不过家里的家务,她倒是给我分担不少,不像那青兰,像个疯小子。”

虽然我不满,却也不得不承认青梅的漂亮和厉害。我从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起床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总能讨得父母欢心。她来了,我最高兴的事情便是,终于不用洗那么多的脏衣服了,尽管每次娘让我们一起去河边洗衣,可我在河里摸鱼,她在河边洗衣服,等她洗完了,我们便一起回家。虽然我讨厌她,也暗里为难她,可她总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让我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碎了一只娘最爱的茶壶,顿时觉得天要塌了。娘果然大发雷霆,我知道肯定免不了一番皮肉之苦了,但青梅竟然说是她倒茶时不小心打碎了。娘第一次罚她,三天不许出门,而我躲过了一劫。从此,我不再为难她。

我记得青梅第一次挨打,也是因为我。在玩耍中,我让小豆子挂了彩,险些破相,小豆子的娘是出了名的泼妇,她领着小豆子找到我爹娘非要讨说法。青梅替我顶了罪,我娘赔了他们一笔钱,还当着他们的面打了青梅一顿,青梅一直咬着唇,没留一滴泪。那时候,我突然就有些喜欢她了,在大人背后也叫她姐姐。

但是有时候,我也会偶尔讨厌她。比如伙伴们说她和竹马哥哥是一对,比如娘拿她的长处比较我的短处,比如有些发育早的伙子拿着一些小玩意害羞地来找我,却是让我把它们转交给她时。

大多数时候,我还是有点喜欢她的。


猛戳这里支持我 http://t.uc.cn/1bzEJ